首页 园况介绍 科学研究 园林园艺 环境教育 党建文化 纪检监察 信息公开 简报年报
首页 > 媒体扫描

媒体扫描

探秘“庐山方舟”:小小的种子 大大的能量

作者: 管理员  来源:转自大江网  发布时间:2024-05-07  浏览数:707  
字号大小:


  位于“世界文化景观”“世界地质公园”庐山的江西省、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正在全力申请成为国家植物园。作为中国中东部地区重要的植物迁地保护基地,庐山植物园必须有自己的“种子库”。于是,庐山植物园于2023年启动建设的“庐山方舟”野生植物种子库,600余种野生植物种子已“酣睡”于此。

  小小种子,有何重要意义?“庐山方舟”又是什么样子?就随记者一起走进庐山植物园一探究竟。

  一包猕猴桃种子 引发一场“果权”博弈

  4月的庐山自然保护区,绿意葱葱,山林深处一座神秘的苗圃,珍藏着众多稀缺濒危植物的种质资源,不远处的办公楼里也摆满了各式植物实验苗……

庐山植物园的实验苗

  现任庐山植物园主任、中国植物学会副理事长、国际植物园协会秘书长的黄宏文研究员,曾先后在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华南植物园担任主任。

  说起黄宏文的研究,不得不提到我们所熟知的新西兰奇异果——实际上起源于中国的猕猴桃。

  1904年,新西兰女教师伊莎贝尔从中国湖北宜昌收集了一把猕猴桃种子。不久后,新西兰的园艺学家针对这把种子长成的猕猴桃开展了系统的育种工作。1930年,“海沃德”猕猴桃品种开始在新西兰大面积推广,1976年出口量首次超过内销,并逐渐成为新西兰的支柱产业。

  与此同时,全球各国均开始猕猴桃产业化栽培,猕猴桃逐渐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水果产业。当时全球90%以上的猕猴桃,种植的都是从中国带走的那“一把种子”中选出的后代。

  此后至2001年,新西兰佳沛的猕猴桃正式以“奇异果”的名字实现对华反向出口。但在价格方面,新西兰奇异果却是中国猕猴桃的近三倍。在全球出口市场,新西兰奇异果更是一骑绝尘。

  一种小小的野果竟然能产生如此大的能量?

  新西兰猕猴桃产业的发展给了国人当头一棒。为了选育出比“海沃德”更加优良的栽培品种,20世纪70年代开始,以黄仁煌研究员为首的第一代科学家,跋山涉水,在崇山峻岭中进行猕猴桃资源调查,选育出“武植3号”“金桃”“金艳”等一系列享誉中外的猕猴桃优良品种,并进行大面积的推广应用。

  作为第二代科学家的翘楚,黄宏文研究员的国际视野格局为猕猴桃的收集保育和科研工作开拓了新的领域和方向。2003年,在黄宏文的带领下,我国成功将“金桃”实现了全球的商业化推广。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挽救了中国甚至国际的猕猴桃市场。从武汉植物园到华南植物园,再到庐山植物园,不少植物学界科研人员因追随黄宏文而聚集。”庐山植物园濒危植物与保育遗传研究组组长冯晨告诉记者。

  物种保育是国家植物园认定的重要标准

  庐山植物园由老一辈著名的植物学家胡先骕、秦仁昌、陈封怀于1934年创建,为我国第一座科学植物园。2019年,庐山植物园正式实行江西省人民政府和中国科学院共建,由著名植物学家、猕猴桃育种学家、前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华南植物园主任黄宏文研究员出任园主任。

  2021年12月和2022年5月,国务院分别批复在北京设立国家植物园、在广州设立华南国家植物园,为推进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迈出坚实步伐。

  2022年9月26日,江西省政府正式向国家林草局商请设立庐山国家植物园。同年12月16日,江西省创建庐山国家植物园领导小组成立。2023年,江西省科技厅发布《科技兴赣六大行动实施方案(2023-2025年)》,明确指出“推进庐山国家植物园申建,到2025年力争庐山国家植物园获批。”

  根据《国家植物园设立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设立规范》),由国家批准设立和主导的植物园,需要在植物迁地保护、科学研究、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科普宣教和园林园艺展示等方面处于国际先进水平。

  按照江西省人民政府和中国科学院共建庐山植物园要求,庐山植物园正在全面推进人才队伍引进与学科建设、科研支撑平台建设、园林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下功夫,现已建成庐山本部、鄱阳湖分园、山南分园和南昌科研中心四个园区(一园四区)。同时,对照《设立规范》3个一级指标、10个二级指标、30个三级指标,庐山植物园全力开展各项工作,重点提升物种保育数量、提升野生植物迁地保护能力。

  冯晨对记者介绍,如今,在庐山植物园一批批科研人员的努力下,一座以“庐山方舟”命名的野生植物种子库正在有序建成中。南方红豆杉、香果树、长柄双花木、鹅掌楸等一大批珍稀、濒危植物,以及具有经济价值、生态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的特有植物种子、野生近缘植物种子将在此落户。

  在“庐山方舟”,不仅物种安全能够得到保障,野生生物种子资源快速高效研究利用也会成为可能,将在作物改良和创新、生态恢复和野外回归发挥显著作用。

  培育江西本土番茄良种

  保护“神奇种子”、构建生物多样性“安全网”,其意义不仅在于解决收集、保存难题,更包括对种质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除了野生生物种子资源保护与研究,庐山植物园还有许多与人们生活相关的育种工作在有序推进中。在南昌科研中心的实验室内,孔丹宇的团队正在忙碌地进行番茄选种。

研究人员向记者展示不同的番茄种质

  “新研究的番茄,耐涝性较好,具有更好的根系及水分利用能力;还有一种番茄抗病性、耐热性好。”在众多番茄品系中,随便选一颗,孔丹宇都能一眼辨出其品系,并对它们的特性如数家珍。

  孔丹宇是庐山植物园经济植物研究组组长。2020年的冬天,孔丹宇刚来到江西不久,便组织了番茄优异种质筛选与改良横向项目,重点培育适宜江西本土种植的樱桃番茄。

  “番茄是一种经济效益比较高的蔬菜作物,但过去适合在江西种植的番茄很少,很大一部分要从山东、广东、福建等外省购买。”孔丹宇介绍,江西的气候特点是春季多雨,夏季高温高湿,这种天气比较容易产生对作物的胁迫,也容易引起病虫害,因此他们需要筛选和培育出抗逆、抗病的番茄优良种质。

  目前,她的研究组已经建有包括野生种、农家种和栽培种在内的数百种番茄种质的资源圃。

  有了种子,要培育出性状优良、稳定的品种,还得经历一段漫长的过程。在南昌科研中心的试验田里,育种学家们通过对培育中的番茄品系不断进行田间筛选,寻找适合江西气候的最佳品系。

孔丹宇团队的番茄种质资源圃

  在江西的气候条件下,每年在田间可以种植两季樱桃番茄,1-2月播种,5-6月就能成熟。从2021年初到现在,经过三年多时间不断筛选、自交,杂交、回交,他们已经培育出了多个优良品系。“去年筛选到的小番茄颗颗色泽亮丽,酸甜多汁,耐储存,是比较大的突破,未来将它与高抗品系杂交应该能得到很好的品种。”孔丹宇笑着说。

  现在,第四年的樱桃番茄已被种入泥土,等待开花结果,为庐山植物园的春天带来勃勃生机。

  一座“庐山方舟” 留下一批植物“火种”

  “庐山植物园是全国唯一一座建在两处自然保护区(庐山自然保护区、鄱阳湖自然保护区)的植物园,对于就地保护濒危物种有着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冯晨介绍,庐山植物园的植物区系具有明显过渡性,并具有从亚热带到暖温带过渡的特性。这里自然环境复杂多样,是第四季冰期北方植物南移的“避难所”,也是间冰期南方植物向北延伸的栖息地。

  庐山植物园庐山本部涵盖海拔从16米到1360米,地带性分布的黄山松林、落叶阔叶林、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针阔叶混交林及高山灌丛等五个自然植被类型。区内野生植物达600余种,孕育了国内最早的植物多样性迁地保育基地,同时也为研究森林植物群落提供了理想样地。

  “庐山植物园自2023年开始建设‘庐山方舟’野生植物种子库。”庐山植物园种子植物研究组组长王利松说,然而多达36%“极危”物种种子不适合通过低温脱水的方式保存,因此需要在更多地点,用更多方式来储存这些植物经过上亿年形成的独特遗传多样性。

  江西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生物多样性及其丰富的地区,拥有众多独特的植物资源,如广泛利用的油茶、竹藤类、柑橘,以及大量传统药用植物。“庐山植物园野生植物种子库有望为江西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提供新的‘江西样板’。”王利松表示。


刘文琴、大江网/大江新闻客户端全媒体记者卜玉莹 文/图